联系我们 电话:0731-88822531

【我的湖大故事】怀念李达校长

E-mail 打印 PDF

【我的湖大故事】怀念李达校长

张华威
自湖南大学定名后的八十余年中,有三位校长可以说为湖大的建设和发展居功至伟:胡庶华、柳士英、李达。胡庶华老校长自不必说,解放前三任湖大校长,思想开明,学养深厚,亲自填词的湖大校歌七十余年传唱不衰,至今“承朱张之绪,取欧美之长,楚材蔚起奋志安壤”的豪迈歌词依然令人振奋;而享“北梁(梁思成)南柳”之誉的柳士英老校长也当之无愧,至今湖大校园中的民国建筑群大都出自柳氏手笔,奠定了湖大花园式校园的最初格局;而李达校长作为中共一大代表、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的权威、当年国统区著名的红色教授,无疑是其中最具传奇色彩的一位。
 
近年来,李达实验班的设立使得老校长的名字在湖大学子中享有极高的知名度,不过有些可惜的是,绝大多数湖大学子对于这位老校长的了解只停留在“李达实验班”这前两个字符号式的简单印象,对其生平及贡献知之甚少。从1953年院系调整、国立湖南大学被肢解为纯粹的工科院校,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学校向着综合性大学目标而开始的艰难重建,巨大的岁月断层使得当年的历史对于我们来说既遥远又陌生。我对于老校长所知并不算多,仅有一些零星间接的感性认识,虽管中窥豹,还是记录下来,以表达对他的敬意。
 
对于李达的认识首先还是来自中学的历史课本,印象中在介绍中国共产党成立的那个章节中有一组中共一大代表们的照片。基于高考的复习要求我把那些代表的名字逐一记下,其中包括毛泽东、何叔衡、董必武、张国焘等中国近代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当然还有一张照片,是一张带着黑框眼镜、书生气十足的年轻人,他叫李达。当时我并不知道他是中国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著名学者,更不知道他就是新中国建国后湖南大学的第一任校长。
 
高考结束后费尽周折,终于收到湖大的录取通知书,记得录取函中有一份关于李达实验班的介绍,他也就成为我未踏入湖大校门之前听说的第一位湖大校长。
 
对李达校长的进一步了解是在和外公外婆的闲聊中。作为经历了从民国到共和国政权更迭的老湖大学子,我们成了校友,共同话题多了起来。提到曾经德高望重的老校长,他们满是自豪:“解放前由于不能公开传播马克思主义,李达在社会学系当教授。由于是中共的创始人,又是马克思理论研究的学术权威,名气颇大,很多人都去听他的课。”虽然李达在中共成立后不久因种种原因脱党,但作为中国共产党曾经的重要领导者和政治理论家,著名的红色教授,却还能在湖南大学教书,民国时期宽松的学术氛围可见一斑。“当然后来解放了,李达由于其学术地位和党内资历被任命为湖南大学校长,他也可以名正言顺地传播马克思主义学说了。那时他开的虽然是大课堂,不过听课的人还是挤满了过道,颇有当年岳麓书院朱张会讲‘一时舆马之众,饮池水立涸’的盛况。”“他讲的具体内容早已忘记,不过总还是会记得他上课的样子:一副黑框眼镜,一身长衫,还挎着个装有讲义的蓝布兜。他总是缓缓走上讲台,看大家都安静了,便摊开讲义,慢条斯理地讲起来。”
 
听到这里我的心情已不平静,由于在岳麓山下的求学经历以及祖辈们的渊源,对于湖大的历史沿革与文化传承始终比较关注。一直以来,岳麓书院都被公认为最能代表湖南大学精神与传统的文化符号。由此产生而传播的朱张理学、阳明心学等中国古典哲学学说,其文化积淀不可谓不深厚;由书院学生所引领的近代中国的开风气之先的种种变革,其影响不可谓不广泛,但它们还远远不能构成这所大学的全部文化内核,我竟忽略了李达老校长所留给我们的重要的文化遗产——马克思主义学说的思想和理念。如今,马克思主义研究早已成显学,各个院校争先恐后地设立马克思主义学院以顺应时代发展的需要。可又有多少人知道,在解放前夕的白色恐怖下,在湖南大学的校园里,有一位著名的红色教授,冒着巨大的人身危险而依然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学术研究,传播他的学术理念;而在解放后,当全民族暂时陷入整体性迷失的时候,李达又以哲学家的冷静,将个人安危置之度外的精神,直言批评“大跃进”实施过程中的唯心主义。从李达一生的治学轨迹看,他始终保持着对马克思主义的学术信仰,他所研究的马克思主义可谓基本上没有受到太多政治意志强加的马克思主义,这在当时那个年代实属不易。他为了自己的学术理想始终坚守了一位知识分子道德和良知的底线。
 
我想,在湖南大学治学的岁月里,他极大地丰富了湖大的文化内核,使得我们的大学文化不只是经世致用、敢为人先、传道以济斯民,它更包括了学术独立、实事求是等治学做人所应具备的态度与准则。而这些,应该更加贴近现代大学的精神。
 
当然,从老一辈那里也或多或少地得知了李达老校长所承受的诸多苦难:虽然他是创党元老,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学家,并不属于思想改造对象,但由于其脱党等经历,上任湖大校长之前,在上级宣传部门的监督下,还是不可避免地做了一次又一次作了检查才最终勉强过关;1953年院系调整,综合性的国立湖南大学被肢解,他虽不无惋惜,不过还是服从组织决定,率领众多湖大院系北迁武大;文革期间,这位年过古稀的忠厚长者被几经折磨,最终含恨死在了武大校长的任上。历史从来就是残酷而多面的,在学子们津津乐道“李达实验班”的同时,也应该记住这位在湖大校史上占有独特地位的老校长。大师从未走远,他的道德品格和治学精神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湖大学子,而他的坎坷经历及悲惨遭遇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反思。
 
        凝视着老校长面色沉静的黑白相片,脑海中始终浮现的是祖辈为我描述的那个鲜活的长者形象:黑眼镜、青长衫、蓝布兜。
 
        作者张华威,系湖南大学金融学院2007级金融学校友,现供职于美国摩根大通银行。
        此文初稿作于2010年,长沙岳麓山下;修改于2013年清明前夕,芬兰赫尔辛基。
来源:湖南大学新闻网
 
Copyright © 2017 湖南大学离退休处 - 地址:湖南长沙湖南大学